( ̄▽ ̄)ノ 新加入: 精華 - 追星見學

2008年3月21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二十)《冰霞舞會》

吃過晚飯我們便準備向北海道第一晚的節目挑戰 ─『ダイヤモンドダストパーティー』﹝Diamond Dust Party﹞。

每年 12月尾至 3月底,位於川湯温泉街的〝湯の川園地〞會舉辦名為『ダイヤモンドダスト in KAWAYU』活動。每晚日落後至到晚上 11時會點著約 8萬個燈泡,其實只不過是類似聖誕節燈飾罷了。

2008年3月20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九)《四大名蟹》

為了要去看川湯温泉 Diamond dust,六時便要開始吃晚餐。晚餐的地點是大会場『季菜』,明顯地這會場還未進行裝修,不過也只是有一點點舊罷了。

我們預約時訂了可以品嘗北海道四大名蟹的『かにづくしプラン』,一餐齊集ズワイ﹝松葉蟹/越前蟹﹞、タラバ﹝鱈場蟹﹞、毛ガニ﹝毛蟹﹞、花咲ガニ﹝花咲蟹﹞。預先放在桌上的是幾道看似普普通通的頭盤:

2008年3月19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八)《川湯第一ホテル忍冬》

一向預約了溫泉旅館也希望盡可能早一點 check-in,時間許可的話我通常安排在 4pm 左右到達。不是嗎? 入住溫泉酒店無非想鬆弛和享受,既然付出了比一般酒店高的價錢,我寧可盡量使用旅館各式各樣的設施。我明白很多香港人到日本也安排一整天滿滿的行程,誓要用盡每一分每一秒到最多的景點﹝我自己也一樣﹞。但是也不用晚餐前 6-7pm 才 check-in 吧? 或許各人有各自的旅遊方式和價值觀,我也只是覺得有點兒浪費罷了。﹝同樣地你們也可以說我白白浪費寶貴的觀光時間呀~﹞

2008年3月18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七)《Orchard Grass》

來到川湯温泉駅當然不是看看足湯那麼簡單,這個無人站與北浜駅一樣有一間食店在內。此店名叫『オーチャードグラス』﹝Orchard Grass﹞,店內的佈置是美國 70's 懷舊風。不知怎樣我總感覺它很像北浜的『停車場』,只是各有各的 style ﹝日本 vs 美國﹞。

2008年3月17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六)《網走到川湯》

行程中今天來到網走並沒有任何活動,待半小時後我們便要乘搭〝釧網本線〞回北浜駅取車。釧網本線的班次十分少,好不容易才給我找到一班可以配合流氷ノロッコ号的。在這不多不少的 30分鐘我們只能在網走駅附近走走。

2008年3月14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五)《流氷ノロッコ号》

由於行程編排時已經放棄了乘搭全程〝流氷ノロッコ号〞﹝知床斜里⇒網走﹞,最主要原因是一個月前訂不到 4、5号車的指定席,再加上打後有免費巴士由知床直達網走。現在又有租車,我們決定只乘搭由北浜至網走的短短 15分鐘一段,自由席只須 ¥260。流氷ノロッコ 4号會於北浜停留七分鐘﹝12:31着 12:38発﹞,我們回到站時已經陽光普照,而月台亦擠滿候車的乘客。

2008年3月11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三)《食在停車場》

正準備前往下一個景點,看見北浜駅內的食店〝喫茶『停車場』〞剛開門營業。雖然才 11am,我們決定提前吃個早 lunch。

計劃行程時看見〝北浜駅停車場〞也不怎麼為意,以為真的是北浜駅附設給遊客泊車的停車場,誰知它是一間名叫『停車場』的餐廳。在無人站內的 cafe,為寒冷的北浜駅帶來一點溫暖。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二)《往北浜去》

眼見流氷ノロッコ号遠離後我們便繼續行程,駕車往〝北浜〞去。

沿国道 244号線行車應該只需幾分鐘車程。當駛了短短一段路發現流氷ノロッコ号正與我們並列前進! 不知當時那裡來的傻勁我居然打算追上ノロッコ号,想比它更早到達下一站。趕到〝藻琴駅〞真的看見它還在,正想落車影相怎料它又剛剛開出。即時發揮小宇宙,趕往北浜去!

2008年3月10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一)《流冰初見》

女満別空港只是一個細小的機場,等待提取行李的地方一眼可見。因為人實在太少,在等候期間我已經看到租車公司的接待職員拿著印有自己姓名的牌。取回行李後步出機場發覺室外並不如想像般寒冷,可能是陽光普照吧。上了接待車不消一分鐘便到達它們位於機場對面的辦事處。

2008年3月7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十)《北國到着》

為了要乘搭 06:55 的航班,今天一大早便要出發。5 點鐘起身應該天未光,揭開窗簾睇睇天氣。咦? 成地濕漉漉、莫非落緊雨? 望真一點,仲以為自己發夢、或者已經身在北海道也不知道? 係落雪,雖然只係濕雪但非常大。心想一會兒還要拉行李往品川駅,慶幸只是五分鐘的腳程。

2008年3月6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九)《品川駅》

以往沒有正式在品川駅流連,原來它也有其可愛之處。

回到品川駅時赫然發覺びゅうプラザ(內有みどりの窓口)還未關閉,原來営業時間是 6:00~23:00! 即使新宿駅(東口)、池袋駅(西口)也只是至 21:00。雖然我們不用預訂 JR tickets,但是想嘗試退回手上多餘的 Suica。要是平時那會放棄寶貴的時間,況且 Suica 的訂金才不過 ¥500。我也明白 Suica 就算放著不用也有十年限期,但是每次到東京幾乎會買張新的,放在香港有甚麼作為?

2008年3月5日

流氷雪まつり (八)《東京的 Bonus night》

終於也踏上往北國的旅途,由於行程第二天才飛往女滿別,今天多了半日在東京。既可買一些在未來幾日也不會有機會在道東輕易找到的日用品,亦要找緊這唯一在東京的幾個小時。

每次一落機便進入"走難"狀態,急急腳箭步過海關、取行李、租電話咭、買 Suica & N'EX 已成為指定動作。趕趕趕趕趕無非也是想盡早搭乘 N'EX 往東京市區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